<pre id="a1ech"><del id="a1ech"><menu id="a1ech"></menu></del></pre>

    <acronym id="a1ech"><strong id="a1ech"></strong></acronym>

      1. 設為主頁 | 加入收藏 | 聯系我們


        • 圖書搜索:    
        圖書產品About
             名家精品
             文學小說
             時尚旅游
             精典童畫
             歷史縱橫
             神秘文化
             動漫繪本
             經管勵志
             精品社科
             其他
        圖書產品>>詳細介紹

        灼熱的天空    
        作 者:蘇童
        品 牌:精典博維
        出版社:作家出版社
         
        出版日期:2017年9月
         
        開 本:32開
        版 次:1次
        頁 數:112頁
        裝 幀:精裝
        定 價:38元
         
        ISBN。9787506396042
        分享到: 更多

        圖書內容:
        作者介紹:
        "蘇童,1963年出生于江蘇蘇州市,童年及其青少年時期在蘇州度過。1984年畢業于北京師范大學中文系。大學期間開始學習創作,1983年開始發表小說與詩歌處女作。當過教師和文學編輯,江蘇省作家協會專業作家,F為北京師范大學教授。
        主要代表作有中篇小說《妻妾成群》《紅粉》《罌粟之家》《三盞燈》,長篇小說《米》《我的帝王生涯》《河岸》《黃雀記》,另有《西瓜船》《拾嬰記》《白雪豬頭》《茨菰》等百余篇短篇小說。
        長篇小說《河岸》獲得第三屆英仕曼亞洲文學獎(2009)和第八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(2010)。長篇小說《黃雀記》獲得第九屆茅盾文學獎(2015)。短篇小說《茨菰》獲第五屆魯迅文學獎(2010)。

        "

        名家推薦:

        編輯推薦:
        "
        1、 此書為精典名家小說文庫系列小說之一,精典名家小說文庫入選王蒙、劉慶邦、賈平凹、韓少功、阿來、格非、蘇童、張翎、王躍文、須一瓜、龍一、北村、東西、喬葉、田耳、徐則臣、張悅然等近百位當代前沿作家代表作品,由何水法、何家英、范揚等知名畫家提供封面及全書藝術畫作,賈平凹書名題字,謝有順主編推薦。
        2、名家+名作+名畫,集文學與藝術于一體,兼具經典性和收藏性
        中國人提升文學修養的shou選必讀書。


        "

        圖書書摘:
        "今天夾鎮制鐵廠的煙囪又開始吐火了,那些火焰像巨獸的舌頭,粗暴地舔破了晴朗的天空。天空出血了。我看見一朵云從花莊方向浮游過來,笨頭笨腦地撞在煙囪上,很快就溶化了。煙囪附近已經堆滿了云的碎絮,看上去像黃昏的棉田,更像遍布夾鎮的那些鐵器作坊的火堆。天氣無比炎熱,我祖父放下了所有窗子上的竹簾,隔窗喊著我的名字。他說你這孩子還不如狗聰明,這么熱的天連狗都知道躲在樹蔭里,你卻傻乎乎地站在大太陽下面,你站在那兒看什么呢?
          整個正午時分我一直站在石磨上東張西望,夾鎮單調的風景慵懶地橫臥在視線里,冒著一股熱氣,我頂著大太陽站在那兒不是為了看什么風景,我在眺望制鐵廠前面的那條大路。從早晨開始大路上一直人來車往的非常熱鬧,有一支解放軍的隊伍從夾鎮中學出來,登上了一輛綠色的大卡車,還有一群民工推著架子車從花莊方向過來,吱扭吱扭地往西北方向而去。我還看見有人爬到制鐵廠的門樓上,懸空掛起了一條紅格標語。
          我總覺得今天夾鎮會發生什么事情,因此我才頂著大太陽站在石磨上等待著。正午時分鎮上的女人們紛紛提著飯盒朝制鐵廠涌去,她們去給上工的男人送飯,她們走路的樣子像一群被人驅趕的鴨子。只要有人朝我掃上一眼,我就對她說,不好啦,今天工廠又壓死人啦!她們的腳步嘠然停住,她們的眼睛先是驚恐地睜大,很快發現我是在說謊,于是她們朝我翻了個白眼,繼續風風火火地往制鐵廠奔去。沒有人理睬我。但我相信今天夾鎮會發生什么事情。
          除了我祖父,夾鎮沒有人來管我?墒歉舯诿薏忌糖褙數呐畠悍埯惡苡憛,她總是像我媽那樣教訓我。我看見她挾著一塊布從家里出來,一邊鎖門一邊用眼角的光瞄著我,我猜到她會叫我從石磨上下來,果然她就尖著嗓子對我嚷嚷道,你怎么站在石磨上?那是磨糧食的呀,你把泥巴弄在上面,糧食不也弄臟了嗎?
          今天會出事,我指著遠處的制鐵廠說,工廠的吊機又掉下來了,壓死了兩個人!
          又胡說八道,等我告訴大伯,看他不打你的臭嘴!她板著臉走下臺階,突然抬起一條腿往上拽了拽她的絲襪,這樣我正好看見旗袍后面的另一條腿,又白又粗的,像一段蓮藕。我不是存心看她的腿,但粉麗大驚小怪地叫起來,你往哪兒看?不怕長針眼?小小年紀的,也不學好。
          誰要看你?我慌忙轉過臉,嘴里忍不住念出了幾句順口溜,小寡婦,面兒黃,回到娘家淚汪汪。
          我知道這個順口溜恰如其分地反映了粉麗在夾鎮的處境,因此粉麗被深深地激怒了。我看見她跺了跺腳,然后揮著那卷棉布朝我撲來。我跳下石磨朝大路上逃,跑到來家鐵鋪門口我回頭望了望,粉麗已經變成了一個淺綠色的人影,她正站在油坊那兒與誰說話,一只手撐著腰,一只手把那卷棉布罩在額前,用以遮擋街上的陽光。我看見粉麗的身上閃爍著一種綠玻璃片似的光芒。
          我祖父常常說粉麗可憐,我不知道她有什么可憐的,雖說她男人死了,可她爹邱財很有錢,雖說她經常在家里扯著嗓子哭嚎,但她哭完了就出門,臉上抹得又紅又白的,走到哪兒都跟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話。我懶得搭理她,可是你不搭理她她卻喜歡來惹你,歸根結底這就是我討厭粉麗的原因。

          遠遠地可以聽見制鐵廠敲鐘的聲音,鐘聲響起來街上的行人走得更快了,桃樹上的知了也叫得更響亮了,只有一個穿黃布襯衫的人不急不慌地站在路口。我看見他肩背行李,手里拎著一只網袋,網袋里的臉盆和一個黃澄澄的銅玩意兒碰撞著,發出一種異常清脆的響聲。我覺得他在看我,雖然他緊鎖雙眉,對夾鎮街景流露出一種鄙夷之色,我還是覺得他會跟我說話。果然他朝我走過來了。他抓著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額頭,一邊用惡狠狠的腔調對我說話,小孩,到鎮政府怎么走?
          他一張嘴就讓我反感,他叫我小孩,可我估計他還不滿二十歲,嘴上的胡須還是細細軟軟的呢。我本來不想搭理他,但我看見他的腰上挎著一把駁殼槍,槍上的紅纓足有半尺之長,那把駁殼槍使他平添了一股威風,也正是這股威風使我順從地給他指了路。
          小孩,給我拿著網袋!他拽了我一把,不容分說地把網袋塞在我手里,然后又推了我一下,說,你在前面給我帶路!
          我從來沒有遇見過這么霸道的人,他這么霸道你反而忘記了反抗,世界上的事情有時就是無理可說。我接過那只網袋時里面的東西又哐啷哐啷地響起來,我伸手在那個銅玩意兒上摸了摸,這是喇叭吧?我問道,你為什么帶著一個喇叭?
          不是喇叭,是軍號!
          軍號是干什么用的?
          笨蛋,連軍號都不知道。他粗聲粗氣地說,部隊打仗用的號就叫軍號!宿營睡覺時吹休息號,戰斗打響時吹沖鋒號,該撤退時吹撤退號,這下該明白了吧?
          明白了,你會吹軍號嗎?
          笨蛋,我不會吹帶著它干什么?
          我們夾鎮不打仗,你帶著軍號怎么吹呢?
          他被我問得不耐煩起來,在我腦袋上篤地敲了一下,讓你帶路你就帶路,你再問這問那的我就把你當奸細捆起來。他走過來一把奪回了那只網袋,朝我瞪了一眼,說,我看你這副懶懶散散的樣子,一輩子也別想上部隊當兵,連個網袋也拿不穩!
          就這樣我遇見了尹成,是我把他帶到鎮政府院子里的。我不知道他到夾鎮來干什么,只知道他是剛從部隊下來的干部。夜里邱財到我家讓祖父替他查賬本,說起稅務所新來了個所長,年紀很輕卻兇神惡煞的,我還不知道邱財說的人就是尹成呢。

          夾鎮稅務所是一幢兩層木樓,孤零零地聳立在鎮西的玉米地邊。那原先是制鐵廠廠主姚守山給客人住的棧房,人民政府來了,姚守山就把那幢木樓獻給了政府,他想討好政府來保住他在夾鎮的勢力,但政府不上他的當,姚家的幾十名家丁都被遣走了,姚家的幾百條槍支都被沒收了,政府并不稀罕那幢木樓,只是后來成立了稅務所,木樓才派上了用處——這些事情與我無關,都是那個饒舌的邱財來串門時我聽說的。
          我常常去稅務所那兒是因為那兒的玉米地,玉米地的上溝里藏著大量的蛐蛐。有一天我正把一只蛐蛐往竹筒里裝,突然聽見玉米地里回蕩起嘹亮的軍號聲。我回頭一看便看見了尹成,他站在木樓的天臺上,一只手抓著軍號,另外一只手拼命地朝我揮著,沖鋒號,這是沖鋒號,他朝我高聲叫喊著,你還愣在那兒干什么?你耳朵聾啦?趕緊沖啊,沖到樓上來!
          我懵懵懂懂地沖到木樓天臺上,喘著氣對他說,我沖上來了,沖鋒干什么?尹成仍然鐵板著臉,笨蛋,這幾步路跑下來還要喘氣?說著他將目光盯在我的竹筒上,語氣突然變得溫和起來,小孩,今天抓了幾只蛐蛐啦?我還沒來得及說什么,尹成冷不防從我手中搶過了一節竹筒,他說,讓我檢查一下,你逮到了什么蛐蛐?
          我看得出來尹成喜歡蛐蛐,從他抖竹筒的動作和眼神里就能看出來,但這個發現并不讓我高興,我覺得他對我的蛐蛐有所企圖,我又不是傻瓜,憑什么讓他玩我的蛐蛐,我上去奪那節竹筒?蓺獾氖且砂盐业氖謯A在腋下,他的胳膊像鐵器一樣堅硬有力,我的手被夾疼了,然后我就對著他罵出了一串臟話。
          你慌什么?尹成對我瞪著眼睛,他說,誰要你的蛐蛐?我就看一眼嘛,看看這兒的蛐蛐是什么樣。
          看一眼也不行。弄死了你賠!
          我賠,弄死了我賠你一只。尹成松開了我的手,跟我勾了勾手指,他說,我逮過的蛐蛐一只大缸也盛不下,一只蛐蛐哪有這么金貴,你這小孩真沒出息。

          尹成倒掉了搪瓷杯里的水,很小心地把蛐蛐一只只放進去,我看見他在屋檐上拔了一根草,非常耐心地逗那些蛐蛐開牙。你都逮的什么鬼蛐蛐呀?都跟資產階級嬌小姐似的,扭扭捏捏的沒有精神!尹成嘴里不停地奚落我的蛐蛐。他說,這只還算有牙,不過也難說,咬起來多半是逃兵。我看干脆把它們都踩死算了,怎么樣,讓我來踩吧?
          不行,踩死了你賠!我又跳了起來。
          尹成咧開嘴笑了笑,他把那些蛐蛐一只只裝回竹筒,對我擠著眼睛說,看你那熊樣,我逗你玩呢。

          我眼睛很尖,注意到他把竹筒還給我時另一只手蓋住了搪瓷杯的杯口,因此我就拼命地扒他的手想看清杯里是否還留著蛐蛐,而尹成的手卻像一個蓋子緊緊地扣著杯子不放,這么僵持了好久,我靈機一動朝天臺下喊起來,強盜搶東西嘍!這下尹成慌了,尹成伸手捂住我的嘴,不準瞎喊!他一邊朝四周張望著一邊朝我擠出笑容,他說,你這小孩真沒出息,我也沒想搶你的蛐蛐,我拿東西跟你換還不行嗎?怎么樣,就拿這杯子跟你換?
          不行!我余怒未消地把手伸進杯子,但杯子里已經空了,我猜尹成已經把蛐蛐握在手里。他握著拳頭舉到空中,身子晃來晃去地躲避著我。我突然意識到尹成很像鎮上霸道的大孩子,偏偏他年紀比我大,力氣也比我大,遇到這種情況識趣的人通常不會硬來,后來我就識趣地坐下來了,但嘴里當然還會嘀嘀咕咕,我說,玉米地里蛐蛐多的是,你自己為什么不下去逮呢?
          笨蛋,我說你是笨蛋嘛,他臉上露出一種得勝的開朗的表情。他說,我是個革命干部,又不是小孩子,撅著屁股逮蛐蛐,成何體統?讓群眾看見了什么影響?
          我看著他小心翼翼地把那只蛐蛐放回搪瓷杯里。杯子不行,等會兒還得捏個泥罐,他自言自語地說著,回頭朝我看了一眼,大概是為了安撫我,他走過來摸了摸我的腦袋,你還噘著嘴?不就一只蛐蛐嗎?告訴你,解放軍不拿群眾一針一線,可是你不要杯子,我還真想不出拿什么東西跟你換。你別瞪著我的軍號,我就是把腦袋給人也不會把軍號給人的,要不我給你吹號吧,反正這幾天夾鎮沒有部隊,吹什么都行。
          吹號有什么意思?我的目光開始停留在尹成腰間的駁殼槍上,我試探著去觸碰駁殼槍,你給我打一槍,我說,打一槍我們誰也不欠誰。
          不行,小孩子怎么能打槍?他的臉幡然變色,抬起胳膊時捅了我一下,滾一邊去!他朝我怒聲吆喝起來,給你梯子你就上房啦?你以為打槍跟打彈弓似的?子彈比你的蛐蛐金貴一百倍,一槍必須撂倒一個敵人你懂不懂?怎么能讓你打著玩?
          尹成發怒的模樣非常嚇人,難怪邱財他們也說他兇。我突然被嚇住了,撿起竹筒就往樓下跑,但我還沒跑下樓就被他喊住了,給我站住,尹成扶著天臺的護欄對我說,我可從來不欠別人的情,告訴我你想打什么,我替你打,只要不打人和牲畜,打什么都行。
          我站在臺階上猶豫了一會兒,隨手指了指一棵柳樹上的鳥窩,然后我就聽見了一聲脆亮的槍響,而柳樹上的鳥窩應聲落地,兩只朝天翁向玉米地俯沖了一程,又驚惶地朝高空飛去。
          槍聲驚動了稅務所小樓里的所有人,我看見他們也像鳥一樣驚惶地竄來竄去。有個稅務干部抓住我問,誰打的槍,哪兒打來的槍?我便指了指天臺上的尹成,我說,反正不是我打的槍。
          所有人都抬眼朝尹成望著,尹成正在用紅纓擦駁殼槍的槍管,看上去他鎮定自若。你們都瞪著我干什么?尹成說,是槍走火啦,再好的槍老不用都會走火的。
          我聽見稅務員老曹低聲對稅務員小張說,他打槍玩呢,就這么屁大個人,還來當稅務所所長。我知道兩個稅務員在說尹成的壞話,這本來不關我什么事,但尹成的那一槍打出了威風,使我對他一下子崇敬起來,所以我就扯著嗓子朝尹成喊起來,他們說你打槍玩呢!他們說你屁大個人還當什么稅務所所長!
          我看見尹成的濃眉跳動了一下,目光冷冷地掃視著兩個稅務員。尹成沒說什么,但我分明看見一團怒火在他的眸子里燃燒,然后尹成像餓虎下山一樣沖下臺階,一把揪住了稅務員小張,樓下的人群都愣在那里,看著尹成抓住小張的衣領把他提溜起來。瘦小如猴的小張在半空中尖叫起來,不是我說的,是老曹說的!尹成放下小張又去抓老曹,老曹臉色煞白,撿了塊瓦片跳來跳去的,你敢打我?當著群眾的面打自己的同志?你還是所長呢,什么狗屁所長!老曹這樣罵著人已經被尹成撞倒在地,兩個人就在稅務所門口扭打起來。我聽見尹成一邊喘氣一邊怒吼著,我讓你小瞧我,讓你不服氣,我立過三個二等功,三個三等功,我身上留著一顆子彈十五塊彈片,你他媽的立過什么功,你身上有幾塊彈片?
          我看老曹根本不是尹成的對手,要不是邱財突然冒出來拉架,老曹就會吃大虧了。誰都看得出來尹成拉開了拼命的架勢,他的力氣又是那么大。邱財上去拽人的時候被尹成的胳膊掄了一下,差點摔了個狗啃泥。
          邱財不知道是從哪兒冒出來的,他這會兒倒像干部似的夾在尹成和老曹之間,一會兒推推這個,一會兒搡搡那個。世上沒有商量不了的事,何必動拳頭呢?邱財眨巴著眼睛,拍去褲管上的泥巴,他說,干部帶頭打架,明天大家都為個什么事打起來,這夾鎮不亂套了嗎?
          稅務員老曹不領邱財的情,他對邱財瞪著眼睛說,邱財,你這個不法奸商,你想渾水摸魚吧,我們打架輪不到你來教訓我們,我會向領導匯報的。
          你看看,好心總成驢肝肺。邱財噴著嘴轉向尹成說,尹同志年輕肝火旺,又是初來乍到,水土不服的人脾氣就暴,這也不奇怪。尹同志明天到我家來,我請你喝酒,給你接風,給你消消氣。
          尹成沒有搭理邱財,我看見他低著頭站在那兒,令人疑惑的是他突然嘿嘿一笑,然后罵了一句臟話,操他娘的,什么同志?我現在沒有同志!人們都在回味尹成的這句話,尹成卻推開人群走了。我看見尹成大步流星地走到路邊那棵老柳樹下,撿起被打碎的鳥窩端詳了一會兒又扔掉了,然后他對著柳樹撒了泡尿。他撒尿的聲音也是怒氣沖沖的,好像要淹死什么人,因此我總覺得尹成這個干部不太像干部。
        "

        圖書樣張:


        Copyright © 2013-2015 JINGDIANBOWE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      
        電話:010-82061212 傳真:010-82061212-8002
        公司地址:北京市西城區德外大街87號德勝國際E座101室
        Copyright @ 2013 www.reneropa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精典博維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備案號:京ICP備09063710號-1
        京公網安備11010202000163號
        悠悠先锋影音资源站,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喷水,国产午夜激无码AV毛片护士,在线天堂中文新版最新版